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2011-09-08 01:10:46|  分类: 旅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我以为万里长城最西端的隘口嘉峪关,就是媒体图片上看到的那么雄宏壮观,那么威严屹立,当我顶着戈壁的骄阳愈来愈近的走近他时,才发现他是一位静卧在一篷篷沙枣树中的苍桑老人,脸上布满了历史的印痕,身上承载着岁月的轮回。回想从儿时至今间接的对嘉峪关的认识再同眼前所见相比较,就如亲眼目睹了古老的嘉峪关自远古的明朝穿越而来一样,觉得是那么的无法让人合二为一。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西关门,门楣上题“嘉峪关”三字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关帝庙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游击将军府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瓮城

       嘉峪关,是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是明代长城沿线建造规模最为壮观,保存程度最为完好的一座古代军事城堡,是明朝及其后期各代,长城沿线的重要军事要塞,素有“中外钜防”之称。它河西走廊中西结合部(中部偏西),距今已有631年的历史。它比山海关早建九年。明初,宋国公、征虏大将军冯胜在班师凯旋途中,选址在河西走廊中部,东连酒泉、西接玉门、背靠黑山、南临祁连的咽喉要地——嘉峪塬西麓建关。

        史料记载:嘉峪关为“初有水而后置关,有关而后建楼,有楼而后筑长城,长城筑而后可守也”。嘉峪关关城布局合理,建筑得法。关城有三重城郭,多道防线,城内有城,城外有壕,形成重城并守之势。它由:内城、瓮城、罗城、城壕及三座三层三檐歇山顶式高台楼阁建筑和城壕、长城峰台等组成。内城是关城的主体和中心,其周长640米,面积2.5万平方米。内城东西二门外,都有瓮城回护,面积各有500余平方米。瓮城门均向南开,西瓮城西面,筑有罗城,罗城城墙正中面西设关门,门楣上题“嘉峪关”三字。关城内现有的建筑主要有游击将军府、官井、关帝庙、戏台和文昌阁。

      嘉峪关关城依山傍水,扼守南北宽约15公里的峡谷地带,该峡谷南部的讨赖河谷,又构成关防的天然屏障。嘉峪关附近烽燧、墩台纵横交错,地势天成,攻防兼备,与附近的长城、城台、城壕、烽燧等设施构成了严密的军事防御体系,因此被誉为“天下第一雄关”。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内城内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不知在这古老的躯体上弄那钢筋水泥的玩艺为何?城墙高9米,加垛墙1.7米,总高10.7米。6米以下为黄土夯筑,6米以上用土坯加筑。历经六百多年,墙体虽有剥落,但大部分仍然完整牢固。修筑城墙用的黄土,都是经过认真筛选和加工制作的,首先将选好的黄土放在青石板上,让烈日烤晒,将草籽晒死,以防筑成墙体后有青草长出利于攀爬。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靠在垛墙上西望,西关门外的戈壁滩一片荒凉,近处的一个小游乐场上懒散的卧着十几峰骆驼和几匹站着打瞌睡的马,驼主和马夫们三个一堆五个一群的坐在地上甩扑克牌,那种悠闲的感觉给这茫茫荒漠凭添了几多无奈、几许消沉。

[原创]西行慢记之五——雄关慢道 - 喜子 - 喜子的家

         东望,天际处时断时续,匍匐在西部大漠上逶迤而来的长城像时光隧道一样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久远的大明帝国。那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汉族建立的君主制皇朝帝国,共经历十七世,十六位皇帝,国祚共276年。大明帝国的领土曾囊括今日内地十八省之范围,并曾在今东北地区、西藏、新疆东部等地设有羁縻机构。帝国开始衰败从万历皇帝始,以崇祯皇帝终,又以南明四帝为余音。在近八十年的黄昏期里,大明帝国像是一个被砍掉了脑袋的巨人一样,疯狂地向悬崖边冲去。大明帝国是如何“发疯”的?它是如何走向悬崖、走上不归路的?它的黄昏期是如何度过的?一副明廷的黄昏画卷,两股势力的咄咄进逼,九名朝臣的左支右撑,五位帝王的前仆后继……  

         历史是一面光亮可鉴的镜子,多少兴盛,多少衰亡都清楚可见,但往往只有历史成其为历史时才会有人站出来说以史为镜可知兴衰,此所谓旁观者清。当事者并不是无法看见这面镜子,大多是无法摆脱这种兴衰轮回的无形规律。纵观今之世事,上传不能下达,令行不能禁止;边疆虎视眈眈,四海危机暗伏……

       下一个轮回在哪里?问苍茫大漠可知否?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