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无忧岛纪事  

2010-10-18 19:56:13|  分类: 情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无忧岛有些日子了,空闲时常常想起那些在岛上的日子。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在繁忙的生活之余能在岛上轻松的休闲片刻常是我的奢望,现在这种奢望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2010年谷雨前,我来到了无忧岛。

  岛上居民不多,几乎都是参加过中越边境战争的老兵,80%的人是土著,就我和木子姐、老山草是外来户。好在大多数土著我都认识,有的在一起共事,如199LB、老山零号我们都是《中越战争大全》圈子管理员;有的在“梦中的岁月”群就认识也是大全的贵客、好朋友,如永远有多远、木子姐、老山草;还有的是好友的生死战友,常听他们提起过,如:品逸如梅、刺客、477老山、老山166、精英通信、山里人、风在笑、自由飞翔等,没几天又认识了梦,她也是个老兵,开朗活泼、语速极快,所以并不觉得陌生和孤单。

   无忧岛三面环水,背靠龙山,狮子山、凤凰山、菱湖、秦潭湖等镶嵌其间,整个就像是一座大观园,景色十分优美。

    刚上岛的时候,常一个人静静地转悠,偶尔碰见木子姐同她聊聊过去,聊聊岛上的山,岛上的水,岛上的人,岛上的事。

   木子姐温文尔雅是个才女,出口成章,立字成意,同岛上的好友聊天、开玩笑、闹着玩总是显得很有涵养,不急不徐、幽默逗人。

   永远有多远是岛上的才子,反应快、思维活跃。有一次路过他家门口,看见门上贴着“易水送别”几个字,心下一惊,马上想到“风萧水寒”,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过了几天闲转时碰到他一问,他嘿嘿一笑:“在说股市的,以为是荆轲刺秦王啊?”,

  “以为是送别的,看的让人后背发凉”。

  “开始就意味着结束。”

  “谁能想到你在说股市呀?也不多说上两个字好让人明白点,费我半天脑筋。”

  “见仁见智 你见着撒了?”

  “见着了一个拔凉拔凉的心,自故楚地多豪杰,以为又要出个豪杰了嘿嘿。”

  “太子丹送别荆柯我送谁?”

  “呵呵,这我就不知道了。”

   时常能看见永远有多远提起一些很睿智的话题,他是岛上的头儿。

   老山零号是岛上的管理员,常背着手在岛上走来走去,巡视岛上治安状况。为岛民营造良好的居住环境。记得有一次去老山之恋大哥家,低头敲开门也没看就问:“大哥,视频做好后的尺寸咋定?在哪定?”

  “不知道。你明天问问199。”

  “199会呀?”我说着,一抬头发现前面站着的是零号。

  “他会。”

  “呵呵,我找老山之恋的,走错门了,还叫了你大哥,让你捡了个大便宜。”

  “捡了个大便宜?难道叫大哥不对吗?”

  “是啊,当然不对了,你得叫我嫂子才对的。”

  “是吗?”

  “真的,部队里的传统是这样的。”

  “谁大还不一定呢。”

  “你63年的,我家长62年的,你说谁大?该不该叫嫂子?”

  “那是在部队,现在是地方。”

  “虽然到地方了但部队的优良传统不能丢的。”

  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我笑岔了气,他温腾腾的说:“嫂子给钱。”

  “叫嫂子还要给红包呀?”我笑坏了。

   老山零号就是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幽默的人。

   199LB也是岛上的管理员,以放牛为生。在岛上的土著居民里,他是我最早认识的人,他出来转悠时,要么抱着拳笑呵呵的对沿路散步的居民说“大家好,恕不一一问候。”,要么和战友在岛上噼哩啪啦的练拳脚,一顿互殴后才坐下来开开玩笑、聊聊天。有一次,一个黑客同时攻击了我和一位好友的电脑,我们双双中毒引起了误会,199LB说:“喜子,我对你讲,我相信我的战友不可能做这种事,他们上网大多时候也只是聊天、玩游戏,没有那么高的电脑技术,就是有也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我相信我的战友。”

   199LB从没有用这种很郑重的口气同我说过话,他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能感觉到他很着急,替他的战友着急,怕我误解了他的战友。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我很感动他对战友的这份情,愿他放的牛膘肥体壮。

   刺客是上岛后才认识的,印象中沉默寡言,白天很少在岛上转悠,偶尔出来一次就和199LB 拳打脚踢一顿不见了,好像老觉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是个夜猫子,刺客被我更严重,常半夜三更在岛上晃悠,颠三倒四的呼唤着伙伴的名字。夜很静,我常听见他喊:“991、零奴出来,477出来。”,我偷偷的笑,有一次居然听到他在喊我:“喜子出来,零号在找你。”,我悄悄的大气不敢出。

   有一次,他路过我家门口,对我说:“喜子妹,难嗯。”,让人觉得很沉重。也是在我的电脑被黑客攻击后不久的一天晚上刺客披着满身的酒味儿慢腾腾的转到我家问我:“妹妹,不知道你可理解?”

  “您指的是什么?”

  “你应当知道是什么。”

  “不是您在问我么?我不知道呀?让我理解什么?”

  “晚上没有人对你说什么?”

  “有啊,噢,您指的是我电脑受攻击的事?”

  “可比。”

  我到现在不知道他说的“可比”是什么意思,我理解成“是的”,所以回话说:“事情已经说开了,是我误会了。”

  “应该是。酒多了,拜拜。”

  “少喝点吧,会伤身体的。”

  “谢谢妹妹!”

   寥寥数语,能感觉得到他对战友的关心,即使在被酒精麻醉的晕晕乎乎的时候他也惦记着怕别人误解了他生死与共的战友,这是何等的情谊?衷心的祝刺客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品逸如梅也是上岛后才认识的,他给人的印象文绉绉的一付彬彬有礼的样子,记得从华东回来不久的一天,在岛上转悠时遇到了如梅,他笑哈哈的说:“古有乾隆七下江南,今有喜子华东五市行妙哉。”

  “呵呵,哪敢同乾隆相比呀。”

  “咋不顺便安庆一游,震惊安庆网友?”

  “安庆多美女,我不敢来。”

  “没有可比性。”

  如梅在司机行道里是我的前辈,刚学开车上路那阵子,在岛上碰见了常会问:“现在驾驶技术很棒了吧?”并告诉我一些驾驶技巧和应急处理方法。

  “哈~还行,交警面前不熄火了。”

  “哈哈……”

   精英通信是很早就认识的朋友,本来是岛上的土著,战争结束后留在麻栗坡做通信器材生意,差不多和我脚跟脚的来到岛上,但他很少露面,还有老山166、风在笑,估计他们是忙没有时间转悠。

   对于自由飞翔的印象,只是一些非常漂亮的图片,常远远的看见他在岛上贴出一些图片,有艺术的、有战争的,有关战争的大多数是老山战场上的战地照片,那是他终生难忘的地方。

  山里人是199LB 、永远有多远、老山零号他们的战友,也是他们的师傅,他们常跟他学习太极拳,只要山里人出现在岛上,他们会恭恭敬敬齐声喊“师傅来啦”,山里人就会很威严的巡视一圈儿。有一次,山里人看见了我,问:“喜子是谁?”

    我赶紧回答:“我是岛上的土著山里人。”想蒙混过关。

   “喜子你好。”

   “山里人你好。”我一付恭敬的样子。

    很想有机会也拜山里人为师,学一把太极拳。但这个机会不会有了,从离开无忧岛的那天起,就不会有了。

    那是9月初的一天,我刚进家门就收到一封通知,通知让岛上居民及游客全部疏散离开小岛……

    疏散就疏散吧,有古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在前,那这宴席肯定迟早是要散的,忽地就想起徐志摩那首诗:“走着走着,就散了,记忆也就淡了……”,但还是觉得有些惆怅。

     很怀念在岛上的那些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