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往事并不如风(下)  

2010-09-24 19:50:58|  分类: 心情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自己的生日

 

  我不知道几点了,只是劝着许燕杰想拉他起身,深秋的季节已经很冷了。但他怎么也不肯起身,浑身不停的抖动着说:“嫂子,都是我的错,我不敢起来。”。

“起来吧,无论什么错,先起来,他下手也太重了。”

“不怪指导员,嫂子,都是我的错。”

“就是错了也得起身呀,地上太凉了。”我走过去将办公室门反锁上:“起来坐沙发上吧,他进不来了。”说着使劲使劲将许燕杰拉起来坐到沙发上,他只是一个劲的哭,哭着哭着就说一句“嫂子,是我对不起指导员。”然后接着哭。我这时才觉得特别害怕,才觉得许燕杰真的犯下大错了,因为家长从没发过那么大的火,又不敢问是什么错,就不由得也浑身发抖。

  好不容易熬到起床哨声响起。

  我刚打开门,副指导员就走了进来。

 “许燕杰,跟我走。”副指导员说着已经走出了门。许燕杰扶着沙发扶手好几次站不起来,我连忙托着他的胳膊帮他站了起来,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走出门,我一下子软瘫在沙发上。

  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许燕杰半夜就跑出了营房,他和驻地县城街道上一个开小卖店的叫红红姑娘好上了,居他自己说有大半年时间了,隔三差五的半夜里翻墙出去住在那个姑娘的小店里,天快亮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溜回来。也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班上战友、营区哨兵都知道,只因为连里他是最老的兵又是班长,大家都包庇着这事儿。为了对付连长查铺,他走时将两个小方凳(每个战士都会有一个小方凳子)揣进被子里再用衣服捣鼓着伪装一下,查铺的进班上用手电一晃鼓鼓囊囊的都在,就出来了,不会想到有一个被子下面是两个小方凳。

  事发那天晚上,适逢严打,公安人员沿街查夜敲开小店的门双双被抓住了,一个电话打到连队问是让收监还是来领人。家长和连长赶紧跑去将人领了回来,收监就麻烦了,小伙子后半生就毁了。

  家长经常半夜里起身查哨、查铺,开始我还知道,时间长了就同住在马路边上的房子里一样,吵习惯了也就麻木了感觉不到了,他是什么时候起身什么时候回来我一点不知道,直到将手电筒打成几截我才发现。

  副指导员将许燕杰带出去就关了禁闭,被关了禁闭的许燕杰两天多不吃一口饭。我听到这事以后就做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面,在哨兵引导下七拐八绕的来到一间小房子前,房子门锁着,窗户用指头粗的钢筋焊成小格子,透过小格子看见里面黑乎乎的,就让哨兵去找房门钥匙,不一会儿副指导员过来打开了房门。

 许燕杰和平时判若两人,两只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嘴唇上布满了血痂,瘦的不成人形。我给他饭碗他不接,眼睛只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一句话,副指导员见状退了出去站在门外。

“许燕杰,吃饭。”我将碗递了过去。

“嫂子,我吃不下……”他接住碗放在窗台上。

“不吃哪成呀?你看自己成啥样儿了?”

“嫂子,我把自己的前程毁了,我没脸见指导员,没脸见父母。”

“那是后话啊,先吃饭吧。”

“咽不下去……”

 “不吃是吧?那好,我也不出去了,就在这儿陪着你蹲禁闭,直到你吃饭为止。”我走到墙角的一张小床上坐下来,摆出一付誓不罢休的架式。

  不知过了多久,许燕杰挪到窗前端起那碗冰冷的面,开始一口一口艰难的吃着,吃着吃着居然狼吞虎咽起来,饭香味儿终于勾起他饥肠碌碌的食欲。

  后来,家长考虑到许燕杰回到地方上还要安排工作,还要成家立业,就压下此事没有上报,也没有给处分,禁闭期满后将他打发到厨房帮灶,年底就报复员了。

  老兵复员要走的那天早上三点多我就起床了,等候着同老兵告别。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心里很难过,同老兵在一起相处的时间长了总有些依依不舍。

  李亿红、张宏兵、魏孔斌、孙占海……一个个都见过了,大家眼睛红红的不能多说一句话。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从大门外传进来,我知道是来接送复员老兵的大巴来了,可还是没见许燕杰的影子,家长有些担心的东张张西望望问有谁看见许燕杰了没有。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出营房大门一看,操场上我的厨房里亮着灯,进去时许燕杰正在逗着一岁多的欣欣玩儿。

  他笑了笑说:“嫂子,不好意思,把欣欣和她姑姑吵起来了。”

“走吧,车来了。”

  从厨房出来,许燕杰站住了,他说:“嫂子,我这辈子不会忘记你和指导员,你们没有瞧不起我,对我还是一如继往的好,我知道指导员让我去帮灶还安排了一个战士一块帮灶,是让他盯住我怕我跑了,但我发誓在复员之前不会离开营区一步,为了你和指导员。”

“快别说这些,你比我还大一岁,不是服兵役也该结婚了。”

“嫂子,出事后红红找过你,你也帮过红红,我都知道……”许燕杰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别难过,人之常情,只是发生在了不该发生的时间和地方。”

“我知道红红在等我,她让我出城后就下车返回来,你转告指导员我不会那么做,不会给他添麻烦,我会安安稳稳的回到新疆,告诉父母关于红红的事儿,再堂堂正正的回来提亲。”

“我会转告他的,走吧,车要发了。”

  翻过年的春天,许燕杰就回来将红红接到新疆去了。最初的一年时常有信寄来,说说他,说说红红,问问欣欣。后来,我和家长调动了工作,离开了县城,慢慢地同许燕杰失去了联系。

  一晃二十年了,眼前的许燕杰和二十年前的许燕杰无论如何对不上号,但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现在的许燕杰是石河子市一家公司的经理,这次来我工作的城市谈一笔业务,就恰巧碰到了我。吃过饭坐在包厢里聊起过去,他还是那么激动,他和红红过的很好,儿子已经十六岁了。

“嫂子,你知道我从那一点上确定你就是你了?”

“不知道。”我笑了笑。

“你在路边回头往车里看时咬着下嘴唇,那是你的习惯性动作,一点儿都没有变,二十年了你咋就一点没变呢?”

“哈,岁月不绕人,年龄翻了一倍,能没有变化么?我又没吃唐僧肉。”

“真的,那怕稍稍变一点点我就不敢认了,也不会想到是你。”

“也许是你的记忆太深刻了。”

“嗯,也许,我说过这辈子不会忘记你和指导员的,不知指导员变了没有。”

“哈哈,保证你碰到鼻子下面都认不出来。”

“那到是,男人家又不懂保养,看我这样儿就知道了。”

……

  中午两点,许燕杰起程去了兰州,那边有客户在等着。

  人常说往事如风,但我觉得有些人有些事并不如风一样刮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会像焰火一样隐藏在你的灵魂深处,一旦遇到燃点就“辟辟啪啪”的响成一片。

   二十年后的相逢,让我有幸见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