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往事并不如风(上)  

2010-09-24 19:42:17|  分类: 心情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自己的生日 

       那天早上十一点多,将车停在新盘旋路附近的一家美容店沿西环路西侧慢悠悠的向家走着,迎面驶过一辆银灰色小骄车,在擦身而过的瞬间,车子减速迟疑了一下径自向南开走了。

  过了西岩桥什字,我就穿过马路走在兴隆苑前的人行道边上,又一辆银灰色小娇车自南向北驶过,超过我大概50米左右停了下来。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辆车同我有什么关系,自顾自的向前走着,不一会儿发现那辆车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心里很有些吃惊,就回头望了一眼:银灰色奥迪A6,新疆牌照,司机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副驾驶座上一位胖胖的头发歇顶了的中年男人——都不认识,我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时奥迪A6加速超过我停了下来,歇顶了的胖子走下车向我迎了过来。

“嫂子。你是嫂子吗?”胖子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我不认识你呀?”我站住有些害怕的前后看了看想遇到个熟人,脑海中竟闪过一些影视剧中常见的绑架镜头。

“欣欣,欣欣你知道不?那顶可爱的维族姑娘戴的小帽儿?”胖子着急的比划着说着。

我女儿小名叫欣欣,但我还是无法将“欣欣”同眼前这个胖子联系起来,我摇了摇头。

“庆阳你知道不?环县你知道不?一个被关了禁闭的老兵你知道不?”

“许……?许燕杰?(化名)”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是呀嫂子,我是许燕杰,你怎么在这儿呢?我指导员呢?欣欣呢?”

 面对他连珠炮似的问询,我不知道从哪开始回答,只好微笑着。

“啊呀嫂子,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呢?咋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儿呢?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我想你无论如何不会出现在这个城市,所以就犹豫犹豫再犹豫的不敢确认,车开过去跑了一大段路了,还在嘴里叨叨着不可能,司机小贺让我追回来再看一下,问问到底是不是,是了更好,不是就算了免得遗憾,幸亏追回来了,哈哈,回头一定要给小贺长工资。”

  许燕杰高兴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路边的行人好奇的站下来围观。司机小贺过来轻轻的说老板找个地方好好和嫂子聊聊吧您看这路边上……

“哎哟,我真是高兴的昏了头了。”许燕杰在自己的秃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嫂子,指导员呢?打电话把欣欣也叫上咱们中午在一起吃个饭,二十年了呀,再没见过你们。”

“你指导员去兰州学习了,欣欣也在兰州上大学。”

“太遗憾了,哦不遗憾,太幸运了。等会我记下指导员的手机号,下午去兰州了找他,现在小贺咱们三找个地方坐坐。”

 容不得我解释什么就被携裹着上了车。

 许燕杰,87年兵,新疆石河子人,父母都在建设兵团,家长是他的指导员,连队就驻在我的家乡。88年我认识家长后,假期回家去连队玩儿,他们这一批老兵(全部是新疆和陕西的)个个都把大沿帽的钢丝圈从正前方折个角度,看上去就像电影里常见的国民党兵的帽子那样,就觉得他们很油滑,许燕杰就是其中的代表。老兵给游动哨交待只要看见我进营区就马上打电话给营房值班室,那时进了营区大门要穿过很大的一个操场才能到营房大门口,老兵们就呼拉拉好几个中途截住我,把我逼到一个站在营房门口看不见的地方(怕他们指导员看见),大多数时候是在营区大门墩子后面,非要问我叫什么名字,来找谁,有什么事,说汇报清楚了才允许进去,其实都是明知故问的。但当时我年龄小、胆怯,就老老实实的逐条回答了,回答的内容结婚后好几年还被当做笑话在部队更大范围内流传着。家长笑我太笨太老实,连队四个干部的对象都被老兵这样“整”过,就我一个老老实实的交待问题,还说老兵就那样逗着玩没坏心眼,他都知道只是装不知道罢了,一个四方四正的男人天地总要有点趣事才行。

   89年冬天结婚后,才真正的体会到那些战士确实很好。那时就住在家长办公室的套间里,厨房在操场上的一间旧平房里,门从不上锁,无论任何时候水缸总是满满的,灶间里烧的煤块砸得匀匀的一律核桃大小,冬天火炉从没灭过,谁碰见谁续煤,房间里始终是温暖的。

   90年秋天,女儿出生了。休完三个月产假就没人带孩子了,上班前只能用被子和枕头围成墙将孩子挡在中间,再将奶粉和奶瓶放在孩子枕头边上。操场上训练的、或路过门口的战士只要听见孩子哭声就跑进去冲奶、喂奶,许燕杰最会喂奶、最会拉扯孩子,总是将尿布呀、尿湿的衣服呀换得熨熨贴贴,直到小姑子从老家来帮我带孩子,才算解脱了那些战士。

  女儿一岁时,许燕杰探亲回来给买了一顶维族小女孩的帽子,帽顶上一簇嫩黄色的羽毛特漂亮,我放在衣柜里舍不得给孩子戴,许燕杰就翻出来给孩子戴上抱到班上玩去了。

  许燕杰出事是在91年深秋。

  本来90年冬天,他就该复员了,因为那时搞军民共建,连队配置了粉碎机、脱粒机、铡草机等农机用具为驻地老乡服务,这就时常要捣鼓电,许燕杰懂电,充当电工的角色,他复员那年还没有一个合适的电工人选,就把他留了下来准备申报优秀班长提干。

  那天晚上,熟睡中的我被套间外面一阵“辟哩啪啦”巨响惊醒,响声中夹杂着家长歇斯底里的吼叫。我两把套上衣服推开套间的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许燕杰三折子窝在一张三人沙发扶手下面瑟瑟发抖,家长站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个装三截电池的手电筒碎成几截儿躺在地上。那一瞬间,我本能的像母亲要护住自己的孩子一样奔过去护住许燕杰,想扶他起来,但他嘴里喃喃的叨咕着“我不敢,我不敢……”并一个劲儿的向沙发背后挤。

  我完全忘记了害怕,不知从那冒出的勇气,站起身指着家长的鼻子吼道:“你给我出去,出去,听见了没有?”,家长用手一划拉,我就踉踉跄跄的靠在了墙根儿上,但紧接着又扑了上去:“出去——,不论犯了什么错你也不能这样打人呀!出—去——”我也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家长看了看许燕杰,一扭头冲出了办公室。

 

 

 

图片

                                                        女儿的这顶小帽就是许燕杰送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