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哥不是传说(14)  

2010-12-05 15:12:2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哥不是传说(14) - 喜子 - 喜子的家

  

  早晨,天气阴沉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漉漉的味儿。

    安南走在家乡的田埂上,很久没有回来了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尽管阴天视线很暗但并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她东张西望的看着田野里的蔬菜、庄稼。突然,右前方隔了两垄的一块地边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安南的眼帘,是哥?对,就是哥,只见哥弯着腰背对着安南在地里捡拾着什么东西。

    安南大步流星的沿着地边上的小路绕了过去,奇怪的是无论她走多快,抬头看时哥总是在对面而且总是背对着她,有一瞬间直起腰来似乎是想转过身向安南的方向,这令安南的心跳加快了许多,但最终没有。安南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她既希望哥看见又怕被哥看见,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她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但始终走不近与哥的距离。

   天空开始飘落雨丝,视线越来越模糊,脚下的地也越来越泥泞,安南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准备横穿过地里的庄稼走近哥,就在这时她发现哥直起腰向她这边望了一眼回头匆匆的走下田埂。安南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委曲,泪水洒的滚了下来,她不顾一切的喊了一声:“哥——”脚下一滑从田埂上跌落下去……

  梦醒了。

  安南抹去一头的冷汗,心“怦、怦、怦”的跳个不停,好在只是一场梦。这个梦让安南纠结了许久,也让安南想起了不久前的另一个梦境,也是一个阴雨天,在农村老家的院子里,黑压压的聚着很多人,院子里砌着好几个灶台,灶台上摆满了锅碗瓢盆,大家都披着雨衣来来回回的忙碌着。在老家这叫“过事情”。

   那么多人忙着,只有安南是个局外人,她不知道这是在为谁过事情,她在人群中穿行想找个人问问,但没人理她。就在她不知所措时突然看见奶奶手里捧着一条花绸被面走过来斜披在她的肩上,奶奶说今天为安南定婚,安南问奶奶她和谁定婚,奶奶指了指院畔大树下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那不是哥么?安南看见哥的肩上也披着一条绸被面,她出奇平静的走过去,但哥的头上好像戴个什么帽子将脸遮的严严实实的始终看不清面孔,没同安南说一句话……

   为什么总是阴雨天?为什么总是走不近?为什么总是看不清?安南始终想不明白。但很小的时候安南就听奶奶说过,说梦是反的。安南觉得不全是,要全是反的那更不可能了,想到这儿她不由得笑了,不管真的假的总归是梦里出现过了,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安南白天在哥的农场、酒店里跑的太勤快了,居然在梦中将它们搬到生她养她的小山村,也顺便将哥一同带去了。

   安南14岁就离开了爷爷奶奶,离开了农村随父母进城生活,在城里生活了大半生却一次也没有梦见城里的家,每次出现在梦中的都是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小山村,并两次将哥也带了回去,可见这都是她生命中最刻骨铭心的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

   梦就同艺术一样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是对生活的提炼和凝聚,是心底最柔软的那方净土,是灵魂游弋于体外落脚的地方。安南又想起了哥说过的一个梦境,想到哥的可爱,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只要有梦就好,安南常这样想。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原创小说]哥不是传说(14) - 喜子 - 喜子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