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中 秋 祭  

2008-09-18 22:24:36|  分类: 情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中秋节。过去,古人喜欢把节叫做“祭”,断章取义就拿来做了标题。祭典些什么呢?众神?天地?人间万物?不,都不是,只是祭典自己的心灵。

  时间的车轮总是转的太快,碾过太多,留下支离破碎的记忆,任凭人去拼凑感伤。月光有些朦胧,是云,薄云把月光水印了一般,有种温馨柔和,像一个猜不透的笑容,令人有一丝凉意。月亮的面纱挥之不去,那个遥远的深深烙在我记忆中的月圆夜飘飘忽忽的浮显在眼前。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骑着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后座上是他年轻的妻子,前梁上是他三岁的宝贝女儿。他们头顶一轮圆月,身披桔黄色的路灯光,一路欢声一路笑语,任凭路人侧目,尽情挥洒自己的幸福。

  这是一对分别半年多的夫妻,妻子借中秋之际第一次来丈夫的小城团聚。为了让妻子欣赏小城的美景,晚上下班后他借了战友的一辆破“永久”出了营房载着妻儿吱吱嘎嘎的穿行在小城的大街小巷。——这是西大街这条街上有本城最高的建筑物十七层的建行大厦这是东大街街的尽头是著名的东湖公园这是南大街政府首脑机关都在这条街上哦咱们走桐树街这条街虽是上坡路但小城的名优小吃都在这条街上……。丈夫的车夫兼导游做的乐此不彼,妻子借着清冷的街灯看到了丈夫头顶的蒸蒸热气,探手一摸,脖颈处一把的汗。

  夜,渐深了,越发的冷。一个稚嫩的喷嚏使这个年轻的爸爸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衣裹在了女儿身上。冷么?他回身问自己的妻子。不冷。妻子顺手拽拽丈夫单薄的衬衣。自行车驶上宽阔平坦的西环路,路两边的霓红灯光拉成条条长长的彩带,彩带的尽头是片开阔地,楼房越来越少,风也就“嗖嗖”的肆虐起来,妻子搂着丈夫腰的胳膊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丈夫伸展长腿叉住车子一晃胳膊就将身上的衬衣脱下塞在妻子怀里。“穿上。”声音是勿容质疑的。眼望着丈夫身上仅剩的白色背心,妻子不由得搂紧了他,试图多给他点热量。

  窗外的月亮或许不总是那样完满,多年以后的又一个中秋,只到写字台上熄灯的那一刻,才发现失去了一个花好月圆夜。之所以中秋之夜还深伏在写字台上,是为了守候晚归的爱人,电话铃声刺破了夜的宁静,话筒那头一个沉沉的声音——和同事玩牌晚上不回来了。以后的岁月常有这样的声音自黑夜里传来,让守候的人梦里梦外都是苍茫,路过孤寂的霓红灯,看似不经意的踢起脚边冰冷的易拉灌,为的是让它用“呱啦、啦……”远去的声音来陪伴那多情的痛苦。一切的一切都变成模糊的背影,田野在霜露中起床,远山萧条中一片荒凉,一脸伪装的笑容在满目枯黄中张望。

  依旧的中秋,依旧的伤感,月饼香甜难下咽,一幕幕,多少温馨记忆在心田。中秋,你让人失去的太多了,虽经苦苦挣扎却无法挽回那离去的背影,无法拉住那温热的手,无法让曾经的快乐留住。在以后的每一个中秋只有伴着清风懒月默默的祭典那被光阴遗弃的深情……

  罢了,罢了!不是流行给爱一条生路么?那就放手吧,爬满青苔的心房再也无法承受凄情的碾压。

  突然的天崩地裂,瞬间无数生命的夭亡,唤醒了人性的善良。曾经的潇洒,曾经的骄健,曾经的无畏,曾经的爱恋都真真切切的复归在眼前,人非圣贤,熟能无过?还有,还有那铭刻在心底的今生不会忘记的爱恋。满屋的欢声,满屋的笑语,日子伴随着地狱般的灾难又回到了从前。

  当真回到从前了么?那心无诚府的笑声,那随口而出的笑话,那顺耳拾来的家长里短。没有,似乎都在回避着什么、躲闪着什么,关于婚外恋的话题在这个屋檐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很平常的一句话说不定就会让人生出无限联想,就会觉得说者是有意的,是讽刺,是挖苦,是敲山震虎,是警钟长鸣。累啊!那种谨小慎微,那种小心奕奕,那种……

  都说破镜可以重圆,真的能够重圆么?银盆似的圆月悬挂在天空,但圆的也只是轮廓,那起起伏伏、纵纵横横的沟壑裂带岂止肉眼能够看到。

  女人是祸水,漂亮的女人简直是毒药。使用这种强盗逻辑的人从不自责自己的行为不检点,却由彼及此,也怕自己的妻子“药”着了别人,于是不许集会、不许上网、不许早出、不许晚归……冠名为爱。在这种爱的左右下,朋友丢了、博友丢了、Q友丢了、信誉也丢了。

  曾几何时,脆生生的答应博友帮她管理一个圈子,那是自己找了二十多年才找到的地方。于是脚下生风手上起电将角角落落的家务活全干完以争取一点上网的时间。突然辟哩叭啦的甩碟子砸碗声惊得灵魂出了七窍,急匆匆收网下线,只怕那猪肝儿似的脸色闪显在眼前。闲暇时喜好涂抹几个心情文字,故乡山间袅袅的炊烟,儿时赤足追逐的玩伴,北地深秋飘落的黄叶,南疆酷暑血染的红土都是取之不尽的文思的源泉。无奈热嘲冷讽、指桑骂槐,仅有的那点激情、灵感早已变成了惶恐不安。

  遥望着夜空中高悬着的一轮圆月,遥望着幽深苍穹中的点点星辰,“激凛凛”一个寒颤袭来。起身披上一件外套,独自对着冰冷的电脑,开始敲击自己的文字。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像今天这样写自己的文字了,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清冷的月光,冰凉的杯水,还有把夜敲得粉碎的键盘声,但还是无法把过去从生命里删除。心似玻璃,寂寞依旧,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方式。在这个繁华的尘世里,谁是谁的唯一?谁和谁能够最后到达属于他们的终点?在情感的旅途中,爱,只不过是人生道路上的一道风景,最终依旧是一个人行走。当眼角刻上沧桑的唇印,当手心沾满岁月的凄情,当距离渐渐拉近,玫瑰已经在瓶中凋零。

  广寒清浅,银河无声,中秋的月啊,给心灵一片宁静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