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故事]他不是我GG(上)  

2008-02-12 01:43:4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叫上官湘玉,一个标标致致的北方女子。

   记得那是深秋的一天,窗外淅沥沥的小雨下得人心里一阵阵的冷。我坐在办公桌前望着桌子上的一堆病历发愁,那是我的任务——每月都要将各位同仁书写的病历逐字逐句的审核一遍,使它就像一部详实的法典一样没有丝毫漏洞。

   正胡思乱想着,她就站在了我面前:“大夫,我想住院。”

  “你请坐,我帮你检查一下。”她一对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疲惫 “叫什么名字?”我拿过一本病历手册。

 “上官湘玉。”

 “北方女子怎么叫了个南国名儿?”我笑了笑。

 “祖上是从湖南逃荒过来的。”

 “年龄?”

 “三十二岁。

 “职业?”

 “自己开了家酒巴。”

  ……

   经过检查,上官湘玉患功能性子宫出血,已有半年的病史,这种病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保守治疗的方法,只能调经止血,万一止不住就只好切除子宫,也没有住院治疗的必要。

  “我开些药你带回家服用,咱们边观察边调整治疗方案。”

  “我想住院治疗。”

  “没有住院的必要,疗程长,费用太高。”

  “高就高呗,住的时间越长越好。”

   于是,她就成了妇产科的24床。我不喜欢把患者吆喝成多少床多少床,所以就简称她上官。慢慢地,上官也不叫我大夫,而是称喜姐。

   一个周日,上官约我去她的酒巴坐坐。

   酒巴在市郊的一条小巷里,装修的考究、舒适,就如上官湘玉这个名字一样温婉典雅。我们坐在二楼临街的一个小包间里,轻轻地啜吸着不加糖的咖啡。

   “喜姐,我住院其实不是为了治病,只是想躲起来。”

  “能看得出来!”

  “从小我就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在我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从没吵过架,妈妈对爸爸发火爸爸从不还嘴,稍大些后很为爸爸抱不平,爸爸笑笑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妈妈也美滋滋的说学着点吧丫头片子,长大了一定要找个大哥哥做老公,爸爸大妈妈七岁。由于受妈妈的影响,到了当嫁的年龄我满世界的寻找一个能大我七八岁的哥哥,想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好在二十二岁那年终于找到了,他大我六岁对我很好我也喜欢他,一年后就把自己嫁了。

  婚后的日子平淡而幸福,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常早出晚归,他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儿,我不喜欢吃饭馆的饭菜,他就在家里做好了装在饭盒里包上厚厚的几层毛巾奔酒巴来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就将酒巴交给妹妹打理一心一意在家里做全职太太,一年后我们的双胞胎儿女出生了,他那个高兴劲儿呀,他说雇保母吧你照做你的酒巴,我不能让你在家里变成个黄脸婆,女人没有社会工作会老得很快的,我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直到有一天,有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她从家里给我丈夫带早餐,而且已经带了多半年了并将继续带下去,那是我们结婚六年后的四月五日那天。我认识她,她是我丈夫的同事俩人一间办公室。

   我平静地问他真是这样么,他说带早餐的事是真的但也仅仅是同事间的关照而已,我问难道就没有一丝情感在里面么,他说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不现实的。我很欣赏我丈夫的坦率但这也正是他的狡猾之处,他知道隐瞒已毫无意义。”

  上官又往杯子里加了一勺黑乎乎的咖啡。

 “你们分手了?”

 “没有,他不离婚。他说他爱我他不能没有这个家不能没有一双儿女,他答应我不再同那女人来往了,答应了三次可第四次又犯了。我对他彻底失望了,我无法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们分居了。本来我以为离婚只是个时间问题,谁知他用他自己的错儿来惩罚我,整天喝酒喝的烂醉如泥躺在马路边上。他说他对我的爱没变我为什么不能再爱他一点点儿,每次我手机来电显示的是他的手机号码听筒里却没有一丝声音,无论如何呼唤都没有声音。偶尔会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他的什么人?他醉的人事不省的睡在……’ 他在失去意识的一刹那拨出的总是我的电话号码然后手机就掉地上了,好心的路人捡起手机只听见我在里面拼命的喊叫着。我心惊肉跳打的飞奔而去请求路人帮忙将他抬上车拉回家,一米八的身躯我是无论如何弄不进屋的,只得又求左邻右舍将浑身粘满泥土的他抬进屋,然后再面对他酒气醺天的呕吐……这时我发现我还爱他,他长长的睫毛、黝黑的肌肤、健壮的身躯都是我的爱。慢慢地我竟然盼望着他醉,他醉了就只记得我的电话号码;他醉了心里就不会惦记另外一个女人。他醉是为我而醉!但只要他清醒着,我就仇恨他,仇恨他的背叛、仇恨他的言而无信。”

  “这样下去,会毁了你们俩的。”我替他俩担心。

  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腮边挂着两行长长的清泪:“他不是我哥哥!”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