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真想拥抱你  

2007-08-29 00:02:36|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网上浏览到这样一则新闻:

2005年4月,北京市房山区韩浪6岁的儿子被张家13岁的小儿子掐死后扔进一口井中。张家小儿子因此被收容教养3年,法院另外判决张家赔偿韩浪15万余元,但一年多过去了,韩浪一分钱也没拿到。心生怨恨的她在去年11月25日,把硫酸泼向了张家的大女儿张萌,张萌被烧伤面积达15%。昨天上午,房山法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韩浪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赔偿被毁容的仇家女张萌(化名)36万余元。韩浪平静地听完判决,并表示不会再上诉。但张萌的父亲不满,“民事部分判得太轻!要不要上诉回家商量再说。”

在等待宣判的过程中,张父一直死死地盯着韩浪。宣判结束,审判长和陪审员离席后,张父指着韩浪吼道:“你还有人性吗?你为什么不来害我,害我的女儿。你现在后悔吗?” “如果法官问我,我就后悔。可是你问我,我永远不后悔!我让你天天看着你女儿,让你难受一辈子!”韩浪浑身发抖着说。

此时,张父对现场的记者说,他被毁容的女儿现在成天躲在家里,除了父母谁也不见,现在家里已经借了七八万元为孩子看病。韩浪听到这些,大嚷:“你记住,你闺女是你害的!”就这样,双方在等待签字的过程中,争执了将近20分钟。

在原被告争执的过程中,已经脱下法袍的主审女法官回到庭中,坐在旁听席上。当她听见张父向记者解释,自己并不是不愿意支付韩浪儿子的赔偿金,而是准备分批慢慢支付时,忍不住站起身来驳斥:“那你为什么一年多一分钱都没有付过?你家不是还有两辆车跑运输吗?”

张父一听这话,把争吵的矛头对准了法官。“你这样说,你是不是偏袒被告?她泼硫酸还有理了?你有本事当庭释放她啊?”法官提醒张父:“你说这话,先问问自己的良心!人家生龙活虎的一个孩子让你儿子给掐死了,丈夫为此疯了,你一分钱都没付过,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过。假若你稍有良心,给她点安慰给她些补偿,她会这样做吗?”

等张父离开时,法官才慢慢平复了情绪。“我脱下法袍也是个普通百姓,实在太生气了!”法官说,据他们调查,张家的经济情况并没有张父所说的那样不堪,不至于一分钱赔偿都拿不出来。

                                           

这就是那位女法官,她原本可以板起冷冰冰的法官的面孔,宣判结束后迅速离开法庭.但她没有,她脱下法袍坐在了旁听席上,可见法与情在她的胸中多么的汹涌澎湃。她同情被告,憎恶原告,穿上法袍她必须依法办事,脱下法袍她就是一个真实的具有自己情感倾向的旁听者,敢于脱下公袍表露个人的思想,面对新闻媒体,她完全是一个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一个多么可爱的为官者,真想拥抱她!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