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黄土地上的那座坟茔(2)  

2007-07-29 00:50:05|  分类: 情感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打小就心灵手巧,很多些手艺活他瞄一眼就会,他会木匠活、铁匠活、石匠活、皮匠活……。

自从腿被打断后,生产队就将他算做半个劳动力,在队里的饲养场喂牛。半个劳动力所挣的工分很难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穷则思变,爷爷经常半夜里爬起来顶住门封住窗偷偷地加工点私活拿出去换点油盐酱醋针头线脑。但好景不长,爷爷的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被驻队干部发现了,立时给抓了典型,大会小会的批斗,将爷爷的资本主义尾巴生生地给掐断了。

屋漏偏缝连阴雨,本来凭着爷爷的聪明,一家人怎么都不至于断了炊。可政府偏偏要一步迈进共产主义,严格实行以生产队为单位的食堂制,每家每人只留一个吃饭的碗,其它灶具全部收缴充公。大食堂制产生了惊人的浪费,不到一年库存的粮食就消耗一空,食堂维持不下去只好解散了,解散在青黄不接的时节。从大食堂制里解散出来的农民,家徒四壁,被日本鬼子扫荡了还干净。

爷爷的家里就是这样。本指望熬过青黄不接的春三月,就可以吃上新麦子了,谁想到遇到的是百年不遇的大灾年——1960年,这一年确实是路有饿死骨的一年,而且是全国范围的大灾年。

面对面色泛绿肌肤浮肿的一家老小,爷爷再次铤而走险,干起了投机倒把的营生,他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捣鼓成老鼠药,偷偷地走村串户的卖,经宝鸡过咸阳沿八百里秦川一路卖去,给家里换回了些救命的吃食,但很多些时候很不走运,被当地政府抓起来给谴送回来了。谴送回来的爷爷就成了阶级斗争的活靶子,天天晚上开他的批斗会,还派专人看守他怕他再次跑了。有一天晚上,爷爷正低头弯腰站在会场中央“聆听”着驻队干部的慷慨陈词,旁边一位叔伯悄悄地拽了一下他的衣禁问:“大叔,你在想什么?”爷爷说:“我在想明天咋能多弄点老鼠药。”

正是爷爷的这种顽强不屈、屡教不改才使我的三个姑姑四个叔叔及我的父亲都活了下来,没有被饿死,我的太奶奶也活到了九十三岁的高龄。后来,我问爷爷那老鼠药是啥做的,灵不灵,爷爷说是锯末、炉灰再加上松树油调成的,老鼠闻都不闻,坑蒙拐骗的,人吃的都没有还那去找老鼠吃的东西啊。

时势将一个勤劳善良的汉子逼成了一个坑蒙拐骗的角儿。

我出生于1967年,打从我记事起,爷爷还是一个挨批的主儿,每次生产队的大喇叭一喊开会,爷爷就将我扛在肩上(我哭着喊着要去的)来到会场,先将我托咐给某个要好的哥们再自觉地站在会场中央,不用任何人呦喝,爷爷这次是在替他那已经故去了老母亲挨批的。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由于我家成份不好,经常受到红卫兵的冲击。开始,由于没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上,只是泛泛地被点名批评。真正的让人民群众下狠手批斗是缘于一次红卫兵抄家,本来家已经抄完了也没有抄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正要撤离,一个小将突然看见我家磨窑门肩上有个鸟窝,就爬上去掏鸟蛋,鸟蛋没掏出却掏出一捆花花绿绿的钞票。红卫兵小将不知这是那朝那代那国那家的,慌忙喊来了队里的干部,干部们见识多,一眼就认出是国民党的,便三下五除二扒掉了整个门肩,扒出了足有一麻袋的钞票。爷爷看得傻了眼,他也不知道那来的这么多钱,但反革命的帽子他是戴定了,这不是明摆着要翻天么?藏着国民党的钞票等着国民党回来用嘛!

想啊想,爷爷终于想起来那还是在临解放前,一次,他外出贩盐,走了大概有一个月,回来时,太奶奶雇了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将破旧的磨窑门肩给砌成新的了,说是避风保暖。那一定是在藏钱。但无论如何,太奶奶已经故去了,没法证实这件事儿,这件事儿的后果只有爷爷一个人承担。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