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网络之诱惑  

2007-05-18 00:14:27|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前,我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网盲”。有几位朋友来我家聚会,大家津津乐道地大侃特侃各自在网络中获取的信息和趣闻。我傻兮兮的坐在一边简直一个白痴,只觉得云里雾里的不可思义。更使我惊诧的是F君,以前朋友聚会,他总是安静地坐在一旁作深沉状,极少言语,偶尔同他开一个荤玩笑,他的脸能红到耳朵梢上。这次,他竟眉飞色舞地大谈在网上获取的愉悦快感,大段大段的背诵从网上摘下来的情诗、荤段子,大谈特谈他在网上找到的“红颜知已”及每晚11点铁定的网上约会聊天时的乐趣。我看到F君说这些话时,神情是极其兴奋和认真的,他那不年轻的脸上居然洋溢着年轻的红晕。

有位朋友笑着打击他:“你如此热衷投入,可说不准那位‘红颜知已’是个须眉男儿呢!”但F君全然没有受打击的样儿,执着地说:“管他是同性异性,反正我们又不照面。能谈得来,互不认识,可以畅所欲言,不受任何拘束地向对方倾诉自己的隐私、烦恼和苦衷,免费找一个精神陪护,何乐而不为?”

仔细想想,F君的话有些道理。如今的生活节凑这么快,工作压力那么大,身心疲惫的人多着呢,像F君这样找到既安全又快乐的发泄方式,其实是件好事。遗憾的是我拥有不了这等好事。

一位朋友动员我:“你整天提个破笔黑乎乎地涂上一大篇,偶尔出现在那本杂志的角落,谁能看得见呀?买电脑吧,你写的东西想发表在那就发表在那,想发多少由你,看的人可多了还有人给你评论呢。”我笑了笑:“我连开关机都不会,那会在那上面写东西呀?再说,都奔四十的人了还捣鼓那新朝玩艺儿?”

客厅一片默然,朋友们唏嘘不已,都惋惜我落伍了。

于是,我买了一台电脑,接线入网找老师,还没有等我学会,聪明的儿子到驾轻就熟了。我暗自庆幸,有儿子帮忙,我坐在家里不用多费神的天天到培训班去了。然而,这种快慰不久便大打折扣,很快被担忧和烦恼取代了。

儿子只有十三岁,正是贪玩的年龄。随着运用电脑的熟练程度不断提高,一门心思迷上了玩电子游戏和上网站找人聊天。他一味地炫耀自已玩电子游戏的高超技术,炫耀他同一个大出他年龄整整三倍的男网友聊天的内容:“妈妈,那个叔叔真笨,常常向我请教军事常识。我把当今世界上最新的军用飞机型号、性能、价格一一告诉他时,他一个劲称我是张老师、张专家呢!”我纳闷:“张老师、张专家?你不姓李么?”儿子一脸的得意:“傻瓜才在网上用真名,我的网名叫张大帅。”

一段时间里,我检查儿子的作业时,发现他总是粗心大意,心思根本不在做功课上。而他一坐在电脑前,那屁股就像粘在椅子上一样,几小时不动。我找他谈话,并规定他一星期只能在周末玩一次电脑,玩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小时。儿子听后一脸的愁苦状,但不得不照办。有个周末,朋友有事约我出去,我破例没有在家陪儿子,走前交待他只能玩一小时,10点前必须上床睡觉。他答应的很爽快,我放心的走了。待我到十二点回家时,只见儿子衣裤都没有脱就睡在床上,再细看他那眼睫毛还在不停的眨动,喊了他两声也不答应。我知道他在装睡,马上去摸电脑,果然机子还是热的。我问他为什么不遵守约定,玩这么久的电脑。儿子只好涎着脸笑了,说:“我想等你回来了再睡,就多玩了两个小时。”面对诚实的儿子,加上他这次违约是我自己外出造成的,也就没有过多的指责他。谁知我的这次忍让,给了儿子一种错觉:只要妈妈不在家,他就可以多玩电脑。从那以后,每到周末,他首先关心的是妈妈晚上出不出去与朋友聚会、甚至还背着我给我的几位同事打电话,要他们晚上约我出去玩儿,理由似乎很充分:“别让我妈妈老闷在家里,我长大了,她应该轻松自在些了。”同事们都认为我儿子真懂事,是个会心疼妈妈的好儿子。开始,我也颇为感动,后来又两次发现他趁我出去的时候大玩特玩电脑,那种痴迷程度让我难以置信,以致于我在他的身后站了十几分钟他都没在发现。只见他双手灵巧快捷地敲打着键盘,一行行文字流畅地显示在屏幕上。于是我看到的是少年老成的儿子与一位成年弱智的男人在热火朝天地聊天:“叔叔,你有第三者吗?”

“小子,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是第三者?”

“第三者就是你老婆以外的女人。”

“……哈哈……”

“你笑的很心虚。老实说,你有吗?”

“小子,我们换个话题好吗?”

“换话题可以,但我要告诉你,我最讨厌不负责任的男人,你要对你的老婆孩子好点。”

“遵命,张老师。还是你幸福,我在你这年龄哪懂这么多呀,只有泥巴玩呢。哪像你这样自由自在地玩电脑,进网站聊天。”

“时代不同了嘛,我最怕你们大人忆苦思甜那一套。你羡慕我,我还羡慕美国的少年儿童呢,他们的生活才自由自在呢!我妈妈只准我玩一小时的电脑,时间太短了!我恨不得整天待在电脑前才开心哩!”

我轻咳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只听见身后一片慌忙的敲键关机声。

儿子跟进客厅,他那牵强的笑脸上满是扫兴与不安。我一脸严肃地望着儿子说:“坐下,我要跟你谈谈。”儿子坐下了,双臂往胸前一拢,作出一副老成状说:“我知道你要谈什么。”

我说:“既然你知道我要谈什么,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违约。你怎么一点约束力都没有?你这样迷上网,有什么益处?”

儿子嘟囔着说:“我开心我快乐!你不是常说我的快乐就是你的快乐吗?”

“不错,13年来,妈妈总是希望你生活得开心快乐。可是,凡事都要有个度,有个分寸才行。你这样开心快乐过了头,留给妈妈的就是苦恼担忧。看来得严格控制你的自由,我以后再也不出去了,整天守着你吧。”

儿子急了:“妈妈,你在控制我的自由时,你自己也没有了自由。这样不好。我迷电脑就像你爱写作一样,假如有人限制你写作,你会很压抑、很痛苦的……”

儿子的话有些强词夺理,有些胡搅蛮缠,但不无一点道理。

儿子也同F君一样,深深地陷进网络世界里了!我一边深深地自责,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怎样才能把儿子从那个世界里拉回来。儿子喜欢摄影,我给他买了相机,只要有空,就陪他出去照像玩。儿子喜欢打乒乓球,就给他在倶乐部办了张会员卡,一有空就带他去打乒乓球。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总算将他从网络世界里给拽了回来!

由此可以看出网络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对成人还是对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