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1)  

2007-12-25 02:13:33|  分类: 收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 子

 

 那天,是我小学五年级第三学期开学的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做课间操时学校的广播里突然传出播音员慷慨激昂的声音:“……越南当局在苏联的怂恿和支持下,出于其民族扩张主义野心,背信弃义,认友为敌,把中国当成头号敌人,疯狂反华排华,不断对我国进行武装侵犯和挑衅。越军侵占我国领土,毁我村庄、杀害我军民,严重地威胁和破坏我国边境地区的安全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国政府多次提出警告和抗议,越南当局一概置之不理。我边防部队忍无可忍, 奉命于2月17日对越南侵略者进行惩罚性自卫反击…… ”

 老师先炸窝了:“打仗了,打仗了?打仗了……”

 十二岁的我在料峭的春寒里缩着瑟瑟发抖的身子,突然觉得课本里的巴基斯坦小英雄和珍宝岛叔叔离我越来越近,尽然幻想着自己也能上战场。

 从此,那场战争伴随着我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岁。这十年里,在政府的宣传、新闻媒体的鼓动下我同那时的大多数青少年一样时时热血沸腾但又从军无门。八六年,在外地求学的我有一次上前线的机会,政府号召医学院校的学生积极应征参加前线救护队,我和全班同学联名写了血书,上级只批准了三名同学,没有我。

 那时,天天从电视里能看到从前线回来的英模报告团在各地做演讲,他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大孩子,却大部分残疾了,还有很多伟大的女性为这些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献出了自己的青春。也曾幻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为他们做些什么。

 机会来了,八七年秋季在我实习的那家医院里成批成批的住进了许多伤残军人,是兰州军区从前线换防下来了。终于可以走近英雄了,在和他们相处的十个多月时间里我深深地了解到他们都是一些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普普通通的人。记得有一位四川江油籍的小老兵(说“小老”是因为他已有四年军龄,却刚刚过完二十岁生日),大家都叫他蹦蹦。他的左腿齐根儿不在了,嫌捣着拐杖麻烦,常用单腿在病区里蹦来蹦去,他恐怕是那场战争中唯一的因为救战友差点丢掉性命却受了记大过处分的人。他用浓重的四川方言说:“我喊那娃儿去外头决斗,不小心把雷子踩下(hà)了。”蹦蹦的家境很好,是最早富起来的万元户,他说自己对上学过敏一进教室就头昏头晕,初中还没毕业就死缠着父亲花了些钱从后门儿当兵去了,“神气撒!”这是他想当兵的唯一理由。在内地时他就和副班长结下了“梁子”,上前线后,刚开始由于对战场气氛、战时状态的恐惧,他们相处的平安无事。随着实战经验的逐步丰富、交战双方心照不宣的前沿“和平共处”,他们之间的矛盾又逐步激化、进一步升级,“我和那龟儿子不共戴天!”蹦蹦每每说起来还是那么的愤愤然。有一天,当猫儿洞里只剩他俩时,他们打起来了。狭小的猫儿洞无法施展拳脚,便相约到洞外去“决斗”。很不幸,当蹦蹦一拳捣得班副跄跄踉踉后退时碰到了一颗地雷,蹦蹦一个鱼跃将他的班副扑出了三米之外。班副只擦破了几处皮,蹦蹦却在死亡线上走了一遭从此只剩了一条腿。“他是我战友,我不能眼睁睁地瞅着他给炸死撒。”蹦蹦这样回答了我的不理解。蹦蹦的言行使我更加崇敬他们、爱戴他们,并由此成就了自己的姻缘。

 转瞬二十年过去了,斗转星移,世事沧桑,除过为那场战争抛洒过青春热血的老兵之外没有多少人愿意提起那它了。我,是个例外。那场发生在我青春岁月里的战争深深地烙进了我的骨髓,不是因为战争有多伟大、战果有多辉煌,而是因为参战的军人都是我的同龄人,他们和我一样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没有受过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他们参军的动机五花八门,也许是为了逃避上学,也许是为了跳出农门,也许只是为了好奇,甚至相当一部分是后门兵,是通过篡改年龄才达到当兵目的的,但当祖国的南疆狼烟四起时,他们义无反顾的奔上了疆场!

 几十年来,任何一点关于那场战争的文字信息都会深深地吸引着我,但一直找不到一个能使我客观的、全面的了解那场战争的平台,感谢网络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接触网络以后,我在第一时间点开百度输上“中越边境战争”几个字,一搜索,应有尽有。常在这里静静地呆到深夜,从各家各派的理论观点中寻求自己认为合理的答案。一天深夜,也不知道在那“流浪”着,突然就碰见了一个叫“中越战争大全”的圈子,急急忙忙跑进去一看,天呐!竟然有那么多的参战老兵在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游客及老兵们的朋友,这里简直是一座中越边境战争的博物馆。于是,急急忙忙递交了入圈儿申请,不久就被管理员批准为圈子新成员。

 在不当班的日子里,我常整夜整夜的坐在圈子里看日志,看像册,看留言,赏音乐。常随着熙熙的游客东游游西逛逛,随着攘攘的参战老兵这家出那家进。看大家热热闹闹的打着招呼、道着平安、致着祝福,满眼的欣羡。慢慢地我知道了这个圈子的创始人是老山荣军,管理总监SS前锋,首席管理员红尘千山,管理员情系南疆、东山迷彩、军旗下的兵、窗外青山、199LB、金平河谷等。他们都是一些有才华、有思想、有爱心的人,我时常在他们的博里留连往返,看他们对战争的回忆,对战友的怀念;对人生的思考,对社会的关注。

 时间不长,就发现有一个身影比我还跑得快跑得勤,好像家家户户都特熟悉:“首长周末好!”“报告首长,他到湖北相亲去了。”“祝首长周末快乐!财源广进!情场得意!!!”“ 首长去哪里了?你不在家我把水果拿回去了。”“周末愉快!天太热了,我请客”“别太累了大哥。”“大哥好,我转一圈就走。”“快要气死我了,首长别气。”……  她叫杨柳,我的同龄人。她总是那么风风火火、快言快语,是彻头彻尾的老兵“粉丝”,就加了她为好友。

 有一天,杨柳告诉我:“喜姐,有个‘梦中岁月群’你来吧,群里有好多好多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老兵,东山迷彩、千山老师、199LB都在里面呢。”我问她怎么样才能进到群里,她居然说不知道,说是千山老师拉她进去的让我问问千山。

 于是,在千山的引导下我来到了这个即陌生又再熟悉不过的地方,认识了许多值得我终身去铭记、去尊敬的参战老兵以及这些老兵忠实的崇拜者,尤其是红尘千山女士。 

 

                             请看下篇:《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之红尘千山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