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子的家

忘记零零年代,给自己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

 
 
 

日志

 
 
关于我

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当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有那么多的人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为了那些爱着我宠着我疼着我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花样右派  

2007-01-25 23:58:39|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已经成为了历史,那场浩劫造就了许许多多千姿百态的右派。我的老师里就有这么几位花样右派。

一脚指出一右派

化学老师张志杰是反右之初上的大学,那时他才十六岁。学生宿舍是高低床,他住上床。宿舍里唯一的一张毛主席像就贴在他的床头上方。一天饭后,他倒着躺在床上一抬腿伸脚,脚指头恰好指在主席像的脸上。他随口说毛爷爷吃脚丫丫。于是他成了他们班第一个右派,后来又上刚上线为反革命分子坐了十年大牢。

一尿冲出一右派

      徐宏枢老师是个数学天才,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就遇上了第一次反右。一天批斗会休息时,他去厕所解手,他一边尿尿一边对人说:“鸣放时不是让人家说话吗?怎么又说人家是右派呢?就是右派也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呀。”

      虽是隔墙有耳,但阶级斗争的的敏感性和神速性,也实在让人叹为观止。等徐老师解完手回到会场一看,傻眼了,一泡尿的功夫,他已变成批斗的对象了。人家说他尿尿时说的那些话,纯属右派性质。就这样他被开除公职,从四川发配到甘肃环县的一个偏远山区劳动改造了十五年。

      一觉睡出一右派

      整风时,李兆军老师怕开会,一进会场眼前就发黑,眼前一发黑眼睛就犯迷瞪。坐在会场里他时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睡觉。但事与愿违,他越提醒自己,眼皮就越抬不起来。一天开会时一迷瞪就睡过去了。等到他清醒时已经被革命群众拖到会场中央,予以撕心裂肺的批判了。

      一差补出一右派

      五.七干校,反右斗争结近尾声,被划为右派的送农场劳动改造;没有被划为右派的结业回原单位。因有几个右派尚未批下来,上级说,干校反右办公室要留一名干部等上级批件。张颂泉老师政治可靠,就被留下来收尾。

      工作结束,就在张老师准备回原单位时,上级来了一个通知,说干校右派人数不足原来学员的百分之五,差一名,必须再补报一名右派。张老师向上级汇报说,学员都回原单位了,这里只有他一人。上级说:“好了,那就不必报了。”几天后,上级发下文件来,张老师一看,他被增补为右派。政治的儿戏程度,决定了它的灾难程度。

      情书捎出一右派

      敬登洲老师上高中时有一特要好的同学,他俩一块吃住了两年。高中将毕业时敬老师喜欢上他们班的一位女生。苦于无法传情达意,就写了一纸条让这位同学捎给她。上书:“想起你,我的心就像今天的阳光一样温暖!”第二天,他就被打为右派了。校长说:“简直狗胆包天了,阳光哪一天不温暖呢?这是含沙射影毛主席老人家呢。”于是已经到手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被活生生的作废了,劳动改造了六年,直到恢复高考后才上了大学。刚刚产生的那点爱情也让人家给消灭到萌芽状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